600893股吧:景华操纵仁西控股期间

2021-10-14 08:06:56 by Admin pz行家
前言:本篇文章介绍了600893股吧:景华操纵仁西控股期间的有关情况,希望对您的研究有一定的参考作用。

  • 仁东控股

  昔日大牛股,己扣款,耐心等待中! ,凌晨全部通一扣完。第一次吧。 ,准备好弹药:惠发大财,开板有四个涨停!因为成本都在20元以上 ,惠发大财,开板有四个涨停!因为成本都在20元以上 ,五个跌停能出来吗?

  仁东控股

  露出灰色一角:著名“牛散”景华被判定操纵证券市场,被罚500万元。

  景华此前曾对媒体透露,10多年来,他通过股票投资将个人资产从1万元增值至2亿元。如今,是否又回到了起点?

  从宏磊股份,到民盛金科,再到仁东控股,一家“壳公司”被多路玩家击鼓传花,股价走势与基本面严重脱缰,最高时市值达362亿元,终究被打回原形。令人惊诧的是,这只昔日大牛股带给主角景华的,居然是27亿元的亏损!

  记者注意到,景华还曾深度介入另一只股票冀凯股份,最终也是败退离场。

  坐庄亏损27亿元

  监管部门认定,在2019年6月3日至2020年12月29日期间(共384个交易日,以下称“操纵期间”),景华控制其本人、其近亲属、其一致行动人、其所控制的北京紫金鼎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员工以及委托其投资的客户账户等共83个证券账户(以下简称“账户组”),交易仁东控股股票。

  具体操纵情况分三个方面:

  一是集中资金优势和持股优势连续买卖。账户组在操纵期初已大量持有仁东控股,操纵期间共计373个交易日持流通股超过仁东控股总股本的10%,持流通股数量于2020年12月4日达到峰值,占仁东控股流通股和总股本的20.43%。

  操纵期间,账户组在363个交易日交易仁东控股,合计竞价买入45924万股,买入成交金额165.5亿元;竞价卖出54231万股,卖出成交金额167.65亿元。其中,账户组申买量占市场申买量比例超过20%的交易日有218个,峰值达到91.63%;账户组申卖量占市场申卖量比例超过20%的交易日有149个,峰值达到56.03%。

  操纵期间,账户组以不低于市场卖一价或市价大量申买,且该类申报量占账户组同向总申报量的平均比例为54.92%,成交量占市场成交量的平均比例为22.01%,共计存在32个时段内股价涨幅2%以上且时段买成交占比30%以上的盘中拉抬行为。

  操纵期间,账户组在338个交易日存在反向交易,反向交易量占账户组成交量的平均比例为52.97%,最大比例为99.52%。其中,反向交易量占账户组成交量比例超过50%的交易日为225个,超过90%的交易日为66个,超过95%的交易日为29个。

  二是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操纵期间,账户组在267个交易日存在互为对手方交易的情况,此类交易量占当日市场成交量的比例最高为54.91%。其中,占当日市场成交量比例超过10%的交易日为126个,超过20%的交易日为73个,超过30%的交易日为25个。

  三是不以成交为目的,频繁或者大量申报并撤销申报。操纵期间,账户组共计在55个交易日,存在时段内申买量占同期市场申买量30%以上且对应撤单量占账户组总申买量比例50%以上的虚假申报买入情形。

  监管部门认定,景华操纵仁西控股期间,中小板综指累计上涨42.65%,仁东控股股价最高上涨380.48%。经计算,账户组在上述操纵行为中亏损26.9亿元。

  跨界运作“埋雷”

  景华入局仁东控股很早,且一开始收益颇丰。

  贯穿仁东控股资本大戏的核心运作是,2016年5月,宏磊股份(后改名仁东控股)以14亿元现金购买张军红持有的广东合利90%股权,切入第三方支付,上市公司向金融科技转型。极为少见的是,交易对手未设定业绩对赌。后来,彼时大股东柚子资产出来“兜底”,给出了业绩承诺。但最终,标的资产业绩并未达到预期,柚子资产抽身而去,权杖最后落在了霍东手上。

  从二级市场看,近6年来,数易其主的仁东控股走势独立于大盘,区间最大涨幅约6倍,景华等接盘方一度收益不菲。但2020年11月,公司股价突发“闪崩”,14个跌停板创下当年最多连续跌停纪录,一时陷入“杀猪盘”漩涡。

  要说赢家,可能就一个——宏磊股份的原实控人戚建萍。回查资料,2016年初,资金链受困的戚建萍家族,将宏磊股份55%的股份卖给了柚子资产、健汇投资、焱热实业和“牛散”景华,套现约34亿元。当时,景华以27元/股的价格受让其中5.09%的股份,斥资约3.02亿元。当年8月,景华耗资3.4亿元完成二次举牌。此后又通过“信三威-润泽2号”“昌盛八号”等账户继续增持,一度持有约14%股权,估算耗资约8亿元。

  有意思的一个细节是,处罚书提到,景华在询问笔录中称其投资仁东控股,使股价抬升,再通过收购改善公司基本面,实现“股价先行、业绩后跟”。监管部门认为,这充分证明当事人具有拉抬股价的主观意图,也与当事人不断通过融资融券放大交易规模、股价大幅上涨的客观事实相互印证。

  从公司基本面看,跨界转型的仁东控股业绩并未得到改善,2020年度亏损3.73亿元,多名重要股东所持股份被陆续强制减持。今年7月14日晚,仁东控股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败走冀凯股份

  几乎同一时间,景华还深度介入了另一个股票冀凯股份,也遭遇“滑铁卢”。

  冀凯股份与仁东控股均在2016年初易主并启动重组,且前几大股东合计持股比例较高。两家公司拥有重合的重要股东——杭州焱热和景华。

  2016年初,杭州焱热受让仁东控股5.27%股权后见好就收,于2016年三季报时已不见踪影。2016年12月,杭州焱热出现在冀凯股份公告中,其受让了11%股份,合计对价6.38亿元。同在2016年12月,景华完成了对冀凯股份的首次举牌。从时间轴看,景华在入局仁东控股时已另辟“战线”,与盟军杭州焱热“会师”冀凯股份。

  然而,冀凯股份并未复制仁东控股的走势。杭州焱热受让股份价格达29元/股,比市价略有折扣,不久后公司股价一度摸高36元。但此后数年,公司股价震荡下行,最低时股价仅3.6元。杭州焱热撑不住了!2020年10月,因股票质押违约,杭州焱热所持股票陆续遭被动减持。

  双线作战的景华,则早已夺路出逃。2018年5月至7月,景华短线交易冀凯股份,累计卖出近6%股份。因未在比例达5%时依规披露,后被河北证监局处以60万元的罚款。

  2018年11月,景华所持股份还被恒泰证券强平过。2020年7月,他彻底从冀凯股份股东榜单中消失。这一役,杭州焱热和景华亏损惨重。

  公开资料显示,景华出生于1977年。2014年,他曾对媒体透露,过去15年来,自己通过股票投资将个人资产从1万元增值至2亿元。,我宝宝1岁半不小心后脑勺摔了一下,怎样观察
宝宝摔到头部时,以下几种情况应立即去医院:1)头部有出血性外伤;2)宝宝摔后没有哭,出现意识不够清醒、半昏迷嗜睡的情况;3)在摔后两日内,又出现了反复性呕吐、睡眠多、精神差或剧烈哭闹;4)摔后两日内,出现了鼻部或耳内流血、流水、瞳孔不一等情况。,头发可以用来装扮自己,我看好后市会创新高,个股的话,比较看好地产股。
量力而行吧,呵呵,一般来说,经历过如此多轮融资后,企业创始团队的股权将会逐渐稀释。但这些赴港上市的互联网企业中,有不少采取了“AB股”的架构(一般股东一股一票,但少数高管可以一股数票),以此保证创始团队对企业的控制权。,普通股

  从景华的过往投资经历看,他偏爱重组题材,潜伏山水文化(现名ST山水)一战成名,2014年起出没于*ST成城、*ST皇台等多只重组股中,2016年重仓杀入仁东控股、冀凯股份两只股票后,并无其他持股信息。加藤奈奈绘

以上是小编为您介绍的有关600893股吧:景华操纵仁西控股期间的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炒股知识_在线学习_工控股票学习网。